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陕西快乐10分钟走势图

品略图书馆

近现代南通尤氏家族与书画艺术

近代以来,在风云激荡的社会政治环境之下,很多文化和传承断裂了、没落了。但也有一些文化家族在每个时期,都有一个类似于物理学中的“场”那样的氛围和环境让家族?#21335;?#19968;代人能在不知不觉中得到陶冶。这种氛围对于家族下一代的成长具有极深远的意义。或许这就是中华文化在任何时代都能薪火不绝的原因所在。南通尤氏家族?#20146;浴?#20116;四运动”以来,在科教文卫等领域都有杰出人才的南通文化世家。

一 近现代南通尤氏家族概况

 

尤家自有家谱记载至今,在南通已有四百多年。尤家家谱在“文革”时被毁,仅留存一手抄的简表。如今,可以考证得到的是十七世祖尤彦清。

彦清公像

尤彦清(一八四五——一九三七),早年入学,后家道中落而经商。三十岁时任狼山总兵署稿房(负责文书),直到七十岁退休。期间四十年,经历七位总兵。退休后,尤彦清过上优游?#21335;?#25955;生活,每天逃禅之余,育花养鱼,写字品画。尤彦清博学多才,不趋名利,不图富贵,终身虔诚信佛,以诗书道义传家,是让人尊敬的长者。八十寿辰时,乡绅领袖张謇到家祝寿,并赠诗一?#31069;骸?#19990;变星移俗未更,尤翁长者里人倾;佐军久识文无害,训子都贤士有名?#29615;?#32769;杖前江郭展,逃禅酒外佛香清;耆年亦有山川气,留转朱颜看太?#20581;!?#20854;时地方上为他祝寿写贺诗文的各界人士有一百余人。

宣统三年,尤金镛翻译的日本化学教科书。张謇题签

尤彦清生五子四女。长子尤金镛(一八六八——一九五七)字亚笙,以州首入学,后补廪,宣统二年获学部优贡执照。一八九九年起在江阴南菁书院研读,一九〇六年以优等生毕业。擅诗文,知书画,国学深厚,且精通理化、生物、博物,还会日文。尤金镛在南菁书院,吸收了大量先进的现代文明,思想开明,先后在南通女子师范、南通中学任教,所教课程包括国文、化学、物理、生物,兼职做南通翰墨林书局编辑。翰墨林书局曾出版他翻译的日本化学着作《近世化学教科书》,此书由张謇题签。另着有诗词辞章研究文集多卷。曾任南通市政协委员。

二子尤金捷(一八八〇——一九六六),字月三。毕业于通州师范,学业出众。自小喜画,画?#33539;?#25797;当时,命书斋为“忆梅轩?#20445;?#33258;号“忆梅轩主人?#34180;?#19968;九一二年起受聘通州女师,担任代数、生物、动植物学与园艺教学。在女师执教三十年,治学严谨,办事认真,主张直观教学。自制蝴蝶等昆虫标本,自绘植物图谱。

三子尤金鍼(一八八四——一九六三),字慎铭。通州师范毕业后被张謇派到日本留学,就读于日本早稻田大学理化系。一九〇九年学成回国,任教于南通师范、南通中学,讲授物理、化学,培养出的学生有当代着名化学家、中科院学部委员(院士)袁翰青、黄耀曾及知名弹道专家张述祖等。曾任南通崇敬中学(第三初级中学)副校长、南通市人民代表、南通市政协委员。

四子早夭。

五子尤金砺(一九〇一——一九五八)字石君。曾任台湾省立宜兰农业职业学校(今宜兰大学)教师,由他作词的校歌从一九四七年一直使用到一九六?#22235;輟?#23588;石君在台湾“二二八事件”后回南通,后任南通崇敬中学图书馆馆长。

尤琇像

尤彦清生有四女。长女尤隽(一?#20284;?#22235;——一九四〇)字姒罗,三女尤琇(一?#20284;?#20061;——一九七四)字曼倩,姐妹俩分别嫁给南通孙家的孙沅(字汉清)、孙钺(字子)两兄弟。四女嫁南通宋家后不久去世,有一女。

尤瑜像

尤彦清的?#38395;?#23588;瑜(一?#20284;?#19971;——一九七五)字?#26412;?#26159;个奇女子,终身未嫁。她熟读经史,以《老子》“复归于婴儿”为宗,自号婴儿子。曾任南通女子师范舍监,讲授家政之学。一九一六年六月翰墨林书局出版了她编着的《烹饪教科书》。作为女子师范用书,这是国内最早的一?#20061;?#39274;教科书。书里首?#32705;?#20986;了营养学的概念,还总结出了蛋?#23383;省?#33026;肪、淀粉、无机盐和水五种营养素。尤瑜在书里集中国烹调方法之大成,把中国饮食归纳了六十种烹调方法,涵盖了上万个菜点。

尤瑜编着的《烹饪教科书》

尤瑜和女师校长、大画家陈师曾的岳母范姚夫人,?#20146;?#22909;的朋?#36873;?#36890;过范姚夫人,求得陈师曾十二开精品册页及山水花卉条幅各一件,尤家的小孩?#26377;?#23601;可以在族中看到这些珍贵的字画。尤瑜留下的书迹不多,仅见一张她八十二岁时送给尤其彬的照片,反面有她写的?#30452;?#23383;。

尤彦清的后代人丁?#36865;?#22312;科教文卫各个领域都有杰出人才,本文主要介绍尤氏子弟在书画艺术方面的造诣和成果。

 

二 尤家书画人物

 

尤家是一个崇艺之家,十七世祖尤彦清是当时南通着名的收藏家,收藏有明清字画、古董杂件等,是南通博物苑早期的捐赠者之一。自尤彦清?#36857;?#21335;通尤家连续四代人对南通博物苑都有捐赠。

周建人、尤其伟合编的《吸血节足动物》

尤彦清擅书法,其子孙辈擅书画者众,尤家子弟在书画一途多少都会?#21103;剩?#20854;中子一辈中以书画出色的有尤金镛、尤金捷、尤金鍼,孙一辈的有尤其伟、尤无曲(其侃)、尤其彬。南通地方书画?#21335;?#38500;未收录尤金镛的资料,其余五人均收录其中,以尤无曲的书画成就最大。

尤彦清的长子尤金镛,字亚笙,又字萸生,晚年号惜秋华馆老人,书斋名古素室,与画家李苦李、陈师曾,以及朝鲜诗人、书法家金沧江交往颇多。尤金镛的三子尤无曲是京派画坛领袖陈半丁的入门弟子。尤金镛曾取陈半丁之半字与陈师曾(号“朽道人?#20445;?#20043;朽字合成他的一个号“半朽翁?#34180;?#19968;九一二年,张謇邀请了一些专家为南通博物苑鉴定文物,其中有金石家诸宗元,矿物学家、画家陈师曾,考古家宣子野,古典文学家尤金镛,朝鲜诗人金沧江,以及时任博物?#20998;?#20219;的孙钺一起对博物苑藏品进行研究,并于一九一四年编成《南通博物苑苑品目》。由此可见尤金镛综合的修养和造诣。

二〇一四年,中国嘉?#30053;?#32463;拍卖过一本册?#22330;?#35813;册页是民国一百多位书画家为南通李亦卿之?#30422;?#22826;夫?#20284;?#21313;寿辰而作。这本册?#31243;?#23383;作画的,除了齐白石,黄宾虹?#35753;?#23478;,里面还包括尤金镛、尤无曲父子,徐益修、徐立孙兄弟,曹文麟,费范九,孙儆,范姚夫人,王个等南通的书画名家。

尤金镛的二弟尤金捷(字月三)是南通有名的文人画家。尤月三作画富有文人意境,曾作《梅石图》题诗道:“一枝嫩艳一枝凋,点点星疏雪未消;惆怅花开花又落,年年风雨惜?#21512;!?#37041;丰编着的《南通地方书画人名录》、徐志楠主编的《南通州书画家资料选编?#32938;?#23558;尤月三收录其中。尤月三的绘画留存下来不多,主要分布在他的子女及南通民间的收藏者手中。

尤金镛的三弟尤金鍼(字慎铭)也精书法,虽流传下来的书法作品很少,但他的书法功力却可见一斑。二〇〇〇年,南通市文联出版的《南通书法作品选集》第五页刊载了他于一九五三年六月录写的横幅作品《白?#23478;鰲貳?/p>

《白?#23478;鰲?#19968;文是南通名士?#23681;?#20104;为祝尤慎铭七十寿而作。尤慎铭抄?#23478;环?#36192;给二女儿和女婿。从整个幅面看,字迹清秀,下笔严谨,?#26102;?#21040;位,张弛有度,正可?#20581;?#23383;如其人?#34180;4俗?#23558;尤金鍼的文化修养和他对汉字恭敬的态度恰如其分地彰显出来。透过这幅作品我们仿佛看到一个认真做事,处处谦逊,不与人争的知识分子。这或许也是他们那代知识分子共有的态度:生性端谨,做事认真,凡事要么不做,要做就一定尽力做好,做事如此,做人如此,细微到写字也同样如此。

尤金和尤其彬 1933年

尤金鍼的长孙尤世怀保存着?#29615;?#20182;写给儿子尤其彬的家书。写的是他告知长子拿到了退休金,钱虽不多,但知足。信里,他?#25285;骸?#25105;对此并无意见,这是党和政府给我的温暖,在过去四角六分也没有,我是能随遇而安的,多钱多用,少钱也可少用的,并不影响情绪,你们放心。”

写此信时,尤慎铭已经七十五岁。信上的书法既有楷书的根?#31069;?#21448;有行书的意味,整篇书写显得平易而深刻,细腻而贴?#26657;?#20957;炼中又蕴含自由。一般而言,小楷是书法中最难写好的,每一笔每一划都不能马虎,一笔落败就会整篇失去意?#19969;?#22312;这?#25215;?#26413;里,尤慎铭意在?#27663;齲?#26377;李北海的?#21490;ǎ?#20113;麾将军碑》与《麓山寺碑》的味道尽在字中。字如其人。观其书札,行?#27663;?#25955;闲逸,别有风致,且极具骨力。其性情、学问及文人风骨,皆蕴含其中。

尤其伟 书法 20cm×25cm

尤金镛长子尤其伟(一八九九——一九六八)先后担任广东中山大学教授、江苏南通学院教授、华南?#21364;?#26519;业科学研究所研究员、华南?#21364;?#20316;物学院教授、院学术委员会委员。为中华昆虫学会理事,中国昆虫学奠基人之一。他编着的《虫学大纲》是中国第一部较系统的昆虫学理论专着。另代表作《害虫防除学》是一部害虫防治、植物保护方面的大型工具书,对植保、植检、卫生、防疫等?#36739;?#30340;科研、教学以及科?#23637;?#20316;起过较大的参考和指导作用。

尤其伟 书法 20cm×25cm

尤其伟的书法源自他的勤奋、天赋和自小耳濡目染塑就的综合文化素养。年少之时他刻苦临帖转益多家。后来他迷上金石篆刻,于书画碑帖、钟鼎古泉、金石文?#27835;?#19981;潜心?#25945;幀?#19968;个?#26082;?#30340;机?#25285;?#23588;其伟得到一本南阜老人高凤翰《砚史》?#31350;逃?#26412;,因此迷上刻砚。他刻的砚,或平刻、或浮雕,或?#21451;?#24418;石?#35782;?#24322;均独具?#25215;模?#24471;自然之态,无斧凿之痕。形成了一种独特的金石体,用笔字架在楷书和魏碑之间,又点画铿锵有立体的金石味,?#26102;视?#26391;厚重又清丽峭拔,宛如刀刻?#20174;?#36946;劲飘逸文采飞扬,在民国初最具影响的金石体书法一脉中,开出了他独有的文人金石书法之风。

尤其伟或许从来就没有想成为一个书法家,但他工作之余的爱好,在不经意间做出了一个可以在艺术史上大书一笔的成果,这就是他所着的《砚史补》。《砚史补》于一九九〇年由热爱地方文化的邱丰整理编注,以南通市通州艺苑的名义刊出,仅印七百册,其时距尤其伟去世已二十二载。目前所见的《砚史补》由两部分组成,前一部?#27835;?#21476;素?#24050;?#35805;》,为刻一砚,写一文,记刻砚始末,有砚石来源、石质优?#21360;?#21019;作构思、书画作者、应石运刀等。第二部?#27835;?#21051;砚经验?#28014;罰治?#21313;节,分别是:刻砚用具第一,砚之品质第二,字画上砚第三,刻法?#38382;?#31532;四,刻线条法第五,刻地?#21697;?#31532;六,刻法配用第七,刻砚完成第八,拓砚方法第九,不刊杂录第十(持?#19969;?#30952;?#19969;?#25171;滑、保护)。?#19978;?#30340;是第四节以下?#31508;А!?#30746;史补》虽薄薄一册,现在已弥足宝贵。我们期待《砚史补》有更完整的版本正式的出版,为中国金石篆刻史补上这段不可或缺的文人篆刻篇章。

丰子恺致尤其彬的信函

尤金鍼长子尤其彬(一九一〇——一九七二)(冰子)毕业于复旦大学外国文学系。二十世纪三十年代初,上海开明书局出版了他的小说集《苓英》。该书由复旦大学教授、文学评论家赵景深作序,丰子恺作封面。赵景深在序言里称他的作品为“契诃夫熟读后的脱化,另辟了一个蹊?#19969;薄?/p>

尤其彬  南通尤氏

尤其彬  指头生活

尤其彬  世界大同

尤其伟为丰子  恺?#36867;?#25991;印

尤其彬在书画艺术上以篆刻的成就最大。他在复旦念书时就嗜好篆刻。其后十多年,全凭书信来往师从岳父韶惠林。尤其彬的印章,早期有吴昌硕浙派的切刀,也有其岳父韶惠林传授的铁线篆,后期的作品则明显受齐白石冲刀的影响,这也是他在艺术上不断求新求进步的选择和取舍。当年曾在贵阳名噪一时,于右任、茅盾都对他的印赞赏有佳并为之题字,肯定尤其彬在篆刻艺术上面的成就。他为丰子恺刻过?#29615;?#33521;文印,丰子恺称:“此印在中国数千年金石界,可谓别开生面……百年后必有多人认识吾兄之革命精神也。”

于右任为尤其彬题字

尤其彬留下的印谱到二十世纪四十年代至少有十六册,?#19978;А?#25991;革”后仅仅寻回?#35762;幔?#27599;册集录近四百枚印。从这?#35762;?#21360;谱看以名章为多,?#20174;?#20102;他当时的“指头生活?#34180;?/p>

二〇一二年,出版的《江苏印人传》收录了宋代以来江苏四百八十位篆刻家,尤氏三兄弟——尤其伟、尤无曲、尤其彬同时入选。

 

三 创造艺术史奇迹的尤无曲

 

南通尤家书画人物,以尤金镛三子尤无曲成就最大。尤无曲(一九一〇——二〇〇六年)名其侃、号陶风、晚年自署钝翁、钝老人。以?#20013;小?#25995;号有古素室、后素斋、光朗堂等。

尤无曲五岁时画的画,尤其伟题

尤无曲现存最早的?#29615;?#20316;品,是他五岁的时候在南通博物?#25151;?#21040;孔?#23500;?#23478;画的。这幅儿童时代一时?#20284;?#30340;作品,被大他十一岁的大哥尤其伟保存了下来,并亲自为他写了跋,题了卷?#31069;?#24403;时南通博物苑的苑长孙钺是尤无曲的三姨夫,这些独特的文化背景和土壤都是尤无曲成长的营养。

尤无曲成长在张謇努力开拓中国早期现代化的时代。从一八九五年开?#36857;?#28165;末状元张謇身体力行的在南通开?#21152;?#36896;出一个“新世界?#20445;?#19968;片超越时代的“东方乌托邦?#34180;?#24352;謇提出了“实业、教育救国”的主张,尤无曲正好赶上了二十世?#32479;?#21335;通高速发展期,他经历了其他地方的人很难遇到的许多际遇。他出生那年陈师曾来到南通,和尤无曲的父亲、叔叔、姨夫都有交往。当时,整个尤家收藏陈师曾的作品有几十幅。可以?#25285;?#38472;师曾开启了尤无曲的眼界,而尤无曲也一直视陈师曾为他的精神导师。

尤无曲六岁上?#23383;?#22253;,小学是南通师范第一附属小学,中学是南通师范,?#26377;?#26082;受到家庭的熏陶,又受到了良好的现代教育。一九二九年,二十岁的尤无曲考取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因为成绩特别优秀直?#30828;?#29677;二年级。一九三〇年,为追随黄宾虹、郑午昌等老师转入中国文艺学院。同年,在上海?#23588;?#34588;蜂画社,积极参与画社和学校组织的美术活动,成为当时有影响的海?#23578;?#38160;画家。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中期,潘天寿曾给尤无曲画的一部册?#31243;?#35799;,以示对尤无曲的鼓励。

松月砚拓片(尤无曲画,尤其伟刻,陈半丁、王个、秦曼青题)

一九四〇年,尤无曲在上海经大收藏家严惠宇引荐,拜京派画坛领袖陈半丁为师,并随陈半丁去北平学画。陈半丁最早的老师是任伯年。任伯年去世后,陈半丁?#25191;游?#26124;硕游。吴昌硕和陈半丁的关系亦师亦?#36873;?#19968;九四一年十一月,在陈半丁的支持下,尤无曲在?#26412;?#20013;山公?#20843;?#27053;举办个人画展,齐白石、萧谦中、王雪涛、蒋兆和都到场祝贺,一时名动京华。后来齐白石亲笔为尤无曲定下了润例,并写下了“工画山水,下笔苍劲,有明人风”的评语。北上游学的经历使尤无曲成为融合京派海派的代表性画家,为他后来的“古稀变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齐白石为尤无曲订的润例

一九四二年春,尤无曲从?#26412;?#22238;到上海期间与海上名家汤定之、秦曼青、黄蔼农、潘君诺等往来密?#26657;?#27963;跃于海上画?#22330;?/p>

一九五二年,尤无曲回到南通,在南通医学院画医学解剖图,默默无闻二十余载。这对一个画家来说无疑是不幸的,然正因其默默无闻,才免受历次运动干扰,为自己业余时间的创作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和空间。

尤无曲 山间留云图 68cm×84.5cm 1993

尤无曲回到家乡工作之余,深潜传统绘画之中,不断修炼笔墨?#23478;鍘?#19968;九五五年,他以?#29615;?#27700;墨山水画入选第二届全国美展。一九七?#22235;輳?#21335;通成立书画研究院,尤无曲被聘为特聘画家,从此才走上了专业画家的道路。一九七九年起,尤无曲三上黄山,开始了他的古稀变法的历程。经过二十年的努力,在新千年到来之际,尤无曲在九十岁的时候提出了“笔墨水融”的艺术观,并完成了他在七十岁开始的艺术?#23548;?#24418;成了他独有泼写结合的新画法。尤无曲将中国画用水的理论和?#23548;?#21457;展到一个空前的高度,对新世纪中国画的发展和走向产生了不可估量的影响。

尤无曲 ?#20301;?#40644;山 140cm×72.5cm 2001

进入新世纪后,尤无曲被中国美术界和文化界奇迹般地“发现”并推崇,被认为是对二十年来中国画的发展走向造成了不可低估影响的大艺术家,引发了中国画坛对传统的重新解读和思考。梳理尤无曲的艺术道路我们发现,尤无曲是任伯年、吴昌?#19969;?#40644;宾虹、陈师曾、齐白石、潘天寿这六位二十世纪公认的中国画大师直接或间接的传人,他把传统的火炬举到了新世纪。

二〇〇五年,央?#21360;?#20154;物?#38450;?#30446;播放大?#22270;?#24405;片?#31471;?#22696;大师——尤无曲》,荣宝斋出版社出版?#24230;?#23453;斋画谱》第一八〇辑“尤无曲绘山水部分?#34180;?#20108;〇〇六年,荣宝斋出版社出版《尤无曲画集》。二〇〇?#22235;輳?#33635;宝斋出版社出版《近现代篆刻名家印谱丛书——尤无曲》。二〇一四年,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艺术巨?#35802;盜写?#20070;——尤无曲》。其作品被?#20351;?#21338;物院、中国国家博物馆等收藏。

二〇〇六年,出版的《尤无曲画集》收录了尤无曲五岁到九十六岁长达九十二年的代表作,全面展示了尤无曲在诗书画印及园艺等诸多方面的艺术成就。《尤无曲画集》成为有史以来时间跨度最长的个人作品集。人民日报海外版以《尤无曲画集?#21453;?#36896;文化奇迹为题作了报道。江苏省文联为此举办了《尤无曲画集首发式暨尤无曲艺术研讨会》。

纵观尤无曲的艺术生涯,他艺术的最好发展期,是在新时期,与整个中国社会发展同?#20581;?#32780;尤无曲艺术成就的取得又和南通这块热?#20004;?#23494;相连,可以说南通成就了尤无曲,南通又因尤无曲而自豪。尤无曲以他的艺术?#23548;?#20805;?#31181;?#26126;了,国运昌而文明盛,文明盛而艺运兴这一真理。

二〇一〇年,中国文联原副主席、中国评论家协会主席仲?#27663;?#26469;南通,?#26082;?#30475;到尤无曲的画展,被尤无曲的艺术打动,被尤无曲的经历感动。他认为: 若将中国文化艺术比喻成“宝塔?#20445;?#23588;无曲这样的人物是引领民族精神传承的“灯塔?#34180;?#23588;无曲代表中国国画的最高水平,达到了“笔墨水融、自然天成”的境界。着名文化学者柯文辉认为尤无曲是中国知识分子历尽沧桑仍然保持童心的典范,尤无曲九十多年如一日,在艺术上不甘于停止的探索和?#23548;?#31934;神,如果能够引起大多数人的重视,变成大多数人的?#23548;?#20013;国的现代化进程会因此加快速度,中国的文化和道德会以自己独特的面目让世界惊?#23613;?/p>

二〇一四年,河北教育出版社出版了《艺术巨?#22330;?#31995;?#20889;?#20070;,该系列既包涵古今又涵盖中外,从多方面、多角度精选具有学术性、艺术性、文学性和时代性的艺术巨匠,力求把最具代表性的古今中外的艺术巨?#36784;?#32461;给读者。尤无曲名列其中。

尤无曲有诗云:“笔墨从来是国魂,丹青变法意犹存。何须叱咤阿腴骨,留待后人作正论。”这首诗充分表达了尤无曲坚守国魂,潜心变法,超脱时流,勇攀高峰的艺术追求。

 

四 尤家子弟融于生活之中的艺术人生

 

尤彦清这一脉在丁古角(今八仙城)一带住了一百多年。(尤家老宅一九九六年在城市化的进程中被全部拆掉)老宅占地较大,正门在玄妙观巷,前门在文武巷,后门在仓巷,宅子最中心的院子里有一口井,在长达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尤家人吃的都是这口井里的水。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有了自来水,这口井的功能才弱化下来,但夏天大家都在井里冰西瓜,冬天还会用温温的井水洗衣洗菜。

这个院子里有棵南通罕见的古树——楷树。楷树相传是圣人孔子墓上生出来的树种。尤家这棵树龄有几百年了,树围要三个人才能?#19979;#?#26641;?#36175;?#31435;,冠如一把硕大的碧罗华盖,形成一片绿荫,庇护着树周围的院落。

尤其伟刻砚,尤无曲绘画

?#29615;?#27700;?#35010;环?#20154;。尤彦清是个非常豁达的人。七十岁退休后,他每天逃禅养花,?#37027;?#20070;画山水之间。其长子尤金镛对子女亦有“格物致知,守文游艺”的庭训。尤彦清九十岁时自拟的寿联“抱残守缺霉书裹,养晦尊时老?#23478;隆?#20957;结了尤家的文化精神:“尊重传统,遵守时代,修身养性,甘当?#23478;隆薄?#38271;孙尤其伟历来认为“文理相通?#20445;?#19981;论学工学农,都应做到文理兼优。作为科学家的尤其伟文学修养极高,也精通文物字画的鉴定,还爱好集邮,?#24179;?#30707;篆刻,精于刻砚。他刻的砚台有多方是由其弟尤无曲画山水,他篆刻。兄弟合?#25285;?#29664;联璧合为艺林之佳话。艺术也对尤其伟的教学和研究大有裨益。他所绘的昆虫解剖图,一丝不苟,?#26082;?#36924;真。他教课时可以?#26757;?#31508;在黑板上信手画出精准的地图,令学生惊叹不?#36873;?/p>

尤家一直有养花的传统,?#21451;?#28165;公开?#36857;?#21040;后来各房都有子弟?#19981;?#20859;花。尤月三养茶花、六月雪盆景居多,尤慎铭擅养兰花,尤无曲以?#35889;?#30406;景擅长。最初,尤家的盆景是请花?#25215;?#21098;,后来都自己剪扎。后来,尤无曲之所以能开南通曲园盆景一派,这和其家庭氛围是密不可分的。

在尤家每逢节假日,或有空闲的时间,祖孙、父子、叔?#19969;?#20804;弟间或展纸研墨,合作书画,或吟诗作对,常常羡煞乡人。

尤无曲画,尤其伟题,《已是唐花上市时》 22.4cm×132cm

如今可以看到两幅尤家子弟于一九三五年大年三十之日合作的画。?#29615;?#30011;于白天。尤无曲画一竹?#28023;?#31726;中装着刚刚采回来的牡丹,为了配合在花瓶里插牡丹花,又在家里剪了一些松树的枝条,松枝的边上还放着一把剪刀,画好之后尤其伟落款,题的是尤金镛为这幅画写的诗:“已是唐花上市时,筠篮携得牡丹枝。归来剪取松枝伴,富贵丰神寿考姿。”这幅画?#29031;?#22909;有一个邻人来串门,看了这个情形?#25285;?#23588;家过年好惬意。

尤无曲、尤金捷画,尤其伟题《除夕清玩图》

另?#29615;?#26159;画于晚上。尤无曲画了一枝红蜡烛,他的二叔尤月三画春兰,画面上的古钱是尤其伟的藏品,由他拓在宣纸上。尤其伟作了一首诗题在画上:“检书烧烛夜方长,正是人间索债忙,我却无钱亦无债,古泉容我细?#27675;隆?#30002;戌除夕夜午诸事结束,乃收拾书尘,检出古钱一囊玩弄再三消遣长夜,无曲见之为作是幅记事,月三叔又补入春兰二枝,时鸡声已三唱?#21360;?#36920;农。”除夕的午夜,一个虽不富有却也不?#27675;?#30340;读书之家,什?#35789;?#37117;忙好后,哥哥拿出一包古钱来把玩守岁,弟弟用画笔记录这一幕,这时候叔叔过来了,画上两枝报春的兰花,等?#29615;?#30011;最后完成,天已差不多亮了,年就这?#36766;?#26494;的过来了……

像这样?#38382;?#30340;家族内的交流,在尤家可谓常态。这种交流不是为艺术而艺术,具有非常鲜明的生活即艺术的特征。或许是父子之间,亦或兄弟之间,也可?#20146;?#29238;和孙子,他们随时随地都有交流的可能。无论是一同观赏品鉴新得的藏品,还是?#32423;似?#30340;温酒小聚,?#35889;惴贡?#21518;的?#35752;交?#27627;,又或是尺素往来的随意唱和,这些都仅仅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尤其彬?#26377;?#20889;字,最初他以楷书起步,后临魏碑和颜帖为多,再后来又学王羲之行书和赵之谦的字。为篆刻,他又兼学篆体和甲骨文。所以,他的字能够取各家之长,自成一体,线条清楚耐看,清秀而不失力道。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初,尤其彬妹婿黄耀曾作了一赞美新农村气象的词《踏莎行》,请尤其彬书写后?#20197;?#23458;厅里。是幅,尤其彬用?#21490;?#23500;而?#33267;?#27963;,多采用中锋,?#26102;?#21628;应,连带的动作?#36129;?#26029;而意连,?#21355;?#32780;势贯。尤其彬没有为书法而书法,不为取得奇趣而使?#30452;?#24418;,而是展示?#30452;?#26469;的基本品质和格调。

每到亲?#31513;?#24198;日,尤其彬送出的礼品最多的就是图章。这是他的特长,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东西,别人不可能?#32774;?#22797;制替代,只有自己动手做出来的东西才最有价?#25285;?#36825;也是艺术品,不像消耗品会随时间而消失,用作纪念能够长期保留。

尤其伟为尤家老少刻的砚,如今都成了弥足珍贵的艺术珍品。这些砚记录和承载着一个科学家非凡的艺术才华,不会被时间消磨掉,只会在岁月里得到珍藏并一代代的流传下去。

尤无曲绘制的背部肌肉图

一九五二年,在外漂泊了十几年的尤无曲回到南通。他在南通医学院寻得?#29615;?#30011;人体解剖图的工作。他画人体解剖图,是在一张大约和人差不多高的纸上,将人体的各个器官科学精确地绘制出来,给医学院的老师讲学用。作为一名绘图工作者,在洋纸上如果用硬笔画解剖图,会画得比较快,完成工作会比较轻松,但很容易将自己的手“画坏?#34180;?#25152;谓手“画坏”就是进行中国画创作时,中国画的味儿就会变得不中不西了。尤无曲为了不将手“画坏?#20445;?#20182;坚持用毛笔画解剖图,一画就是二十六年,画了约三千幅五尺整张宣纸大小的解剖图。每一张图上的注解都用毛笔写出,就连注解的直线也是用毛?#20351;?#20986;。一个可能毁掉传统中国画家的职业,在尤无曲的“韧、忍”中转化成了对他艺术的滋养。这些解剖图在发?#21491;?#23398;教学功效的同时,也增长了一个传统中国画画家的功力。

在艺术史上,西方有达芬奇等人画过解剖图,东方艺术家里仅有尤无曲画过解剖图。他用?#30475;?#30340;中国画技法,画出了同西方艺术家用素描的方法一样精?#36857;?#20294;更生动的解剖图,创造了艺术史上的空前奇迹。

回到老宅的尤无曲过上了平静安宁的生活。他白天上班,下班之后养花、画画。尤家大院、小城南通在绘画上从此又多了一个标杆性的人物。

尤家的子弟无论是结婚、乔迁、还是想当礼品送人,只要和尤无曲开口求画都有求必应。周末放假的时候,来看他画画的人,尤无曲也是随画随送。每年除夕守岁画画?#21335;?#24815;只在“文革”期间停了几年,“文革”后很快就恢复。一直到九十五岁的除夕夜,尤无曲还是保持这个习惯。

随着世事的变迁,尤家一代代的孩子在老宅里长大,其中一些去了外地工作,也有的漂洋过海去了异国他乡,但是古井、楷树和老宅一直是游?#26377;?#20013;的?#27663;?#21644;乡愁。在一九九六年老宅被拆之前,每年总有尤家的游子回到老宅来探亲,来寻觅他们?#21335;?#24833;。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台湾开放对大陆的探亲后,尤彦清的外孙女宋稚英和其夫汪桂芳回来。宋稚英毕业于南通女师。一九四六年,她的丈夫汪桂芳被聘为台湾省立宜兰农业职业学校(今宜兰大学)校长。她随夫赴台后就两?#26029;?#38548;四十年,一朝相会真有点“少小离家老大归,乡音未改鬓毛衰。儿童相见不相识,争传客从台湾来”的感觉。一别四十余年,宋稚英来看表哥尤无曲。尤无曲泼墨挥毫以画相赠。

尤家的成员在日常生活和相处之中,把各自的生命体验?#25165;?#21696;乐留在了随意抒写的墨迹间,寄寓在诗文里。由于这种诗意的生活中,书画的?#20889;?#26377;着日常性的随意,因而这种艺术的修炼不仅仅是技术层面的,它更是一?#20013;?#28789;间的交流和交融。而这种交流和交融就是所谓的熏出来的,在耳濡目染之间,就不经意间获得了精神上的自由和超?#36873;?/p>

 

五 尤氏家族与顾氏家族的诗文唱和、书画交流

 

尤家和南通顾家、孙家、梁家、冯家、吴家等都有姻亲关?#25285;?#36825;里仅以尤家和顾家之间的部?#27835;?#21270;交流作研讨。南通顾氏家族自明代以来在南通以耕读传家,人丁?#36865;?#20154;才辈出,本文仅以顾倓基、?#23681;?#20104;(偿基)、顾永惍、顾?#31726;?#20026;例。

顾倓基(一八六五——一九三〇)字桓讬,江苏南通人。南通清末民初着名画家,也是尤金镛的妻兄。光绪九年入学,光绪二十年考入南菁书院,和尤金镛在南菁书院是先后同学。曾以职贡生任?#19981;浙?#21439;典史,亦尝在京城教育部任部曹。清朝灭亡后则优游乡里,以诗画消闲。顾倓基是尤无曲的二舅,也是他绘画的启蒙老师。尤无曲很小的时候去舅舅家,就?#19981;?#31449;或跪在椅子上看舅舅画画。顾倓基的山水画,南通博物苑、尤家及南通地方书画爱好者那里均有收藏。从这些藏品可以看出顾倓基对中国山水画传统的传承和沿袭,其画风明显受清初画家“四王”的影响,但在“四王”的法度之下自有他独有的文人逸气。南通名士徐贯徇四十岁生日,大江南北自吴昌硕老?#36857;?#26377;许多书画家赠书画为之贺寿,顾倓基的作品也位列其中。

在中国历史上望族大户均保持非常紧密的联姻关?#25285;?#21508;大家族互取所长,融会贯通的同时也会带来本地诗文、学术、出版、书画、收藏等文化艺术的整体繁荣。小城南通也不利外。南通尤家与这一百年中华文化史?#29616;?#22810;声名赫赫的人物有交往,也有笔墨的往来,这?#27835;?#21270;交游令人称羡。但?#19978;?#30340;是许多交流的墨迹已不知流失何方,这里就尤家和顾家之间留下墨迹的交流作为研讨。这些保存下来家族成员交游活动的珍贵墨迹,是家族文化交游研究的第一手鲜活的资料。

在百年文化史的背景下看尤、顾两家族的交谊,恐怕只能算是双方家族文化交游圈中的冰山一?#24688;?/p>

尤、顾两个家族的交流对书画艺术创作的推动与促进,表现虽不十?#31181;?#25509;,却显得不可或?#20445;?#32780;?#20197;?#23458;观上提高了尤、顾两家族成员的综合艺术素养。尤无曲五岁得母舅顾倓基启蒙画山水,十几年后顾倓基的次孙顾永惍由尤无曲带着去上海考取中国文艺学院。

以尤金镛、尤金鍼与?#23681;?#20104;的交往为例。?#23681;?#20104;是尤金镛的妻弟,也是尤金鍼的妻堂兄。他是南通教育界的泰斗,曾先后担任崇敬中学、南通中学校长,和长年担?#38395;?#23376;师范、南通中学教师的尤金镛及担任南通师范老师、崇敬中学副校长的尤金鍼,都是南通教育界的老前辈,又有亲戚关?#25285;?#24179;时的交流很多。借助保存下来的两幅尤金镛写给?#23681;?#20104;的诗稿,及?#23681;?#20104;写的贺尤金鍼七十岁生日的长诗《白?#23478;鰲罰?#21487;以对他们相互往来唱和的诗书生活窥见一斑。

尤金镛写给?#23681;?#20104;的诗稿

尤金镛给?#23681;?#20104;的两页诗稿都是写在九华堂的花笺上。一?#25215;?#20110;一九四九年。《贶予内弟抵里喜?#22330;?#35799;曰:“惊传海外东坡死(讹言在?#36710;?#28193;河中弹,或言坠水?#24405;玻?#20044;有之谈,成疑?#25910;?#20004;载),喜报苏卿塞上回,十二年中离别恨(以南通沦陷年避地北乡),一齐换得笑颜来。已丑二月十九日,半朽翁撰于西园席次。”

另一?#25215;?#20110;一九五〇年的中秋节。一页花笺上写了两首诗:“《中秋夜宴集赋诗敬和原?#31232;?#22025;节招嘉?#20572;?#24320;筵快若何,名醪纷?#30334;В?#26480;句共摩?#19969;?#26087;感思金粟(新葺客坐外旧?#34917;?#26641;二株,大已逾拱,金粟璀?#24067;?#22312;此时),新炊饫玉?#31069;?#33391;宵逢雅集,百岁几能多。《翻叠前?#26174;?#25104;一律?#32938;?#37202;饮今夕,佳肴?#35760;?#22810;。及时终有月,(阴雨终日,近夕雨止,入席后月出,天公亦助人雅兴),不雨岂无禾。觥合称双庆,觞须尽两?#19969;?#40784;?#24352;?#19968;醉,安?#23460;?#22914;何。贶予兄政句,弟尤萸生敬撰,时庚寅中秋。”

这两件花笺上的诗稿,前一首是尤金镛得知因为战乱离开南通十二年的内弟?#23681;?#20104;回到南通,(之前曾以为他已经去世两年),写的贺诗;第二枚花笺上是来年中秋节后亲朋好友雅集写的诗稿。两件诗稿均是蝇头小字,字体古雅,第一页字里行间既有不胜唏嘘的感叹,又有劫后重逢的欢欣情绪跃然笔端。像这样真实生活中融入与情感的书写,从书法的角度看其艺术性与“诗逋画债”是不可比拟的。第二篇整篇手札字里行间已然没有了第一篇的跌宕起伏,整篇书法比较平和稳定,但写得轻松随意,笔端处处流?#26159;?#26494;和欢快。用笔?#23588;?#28487;散,字体大小变化活泼,笔画之间写得严谨雅致。虽然我们没有能看到那一天其他人写的诗文,但是可以想象这样诗文往来的唱和?#20889;瑁?#22312;漫长的岁月里,在他们的生活是一种常态,自然这些融入生活的往来和交往对家族子弟文化素养的提高,会在有意无意之间起到推动的作用。而这种尤家和顾家因家族间的交流与互补所带来的书画繁荣,在尤其伟、尤无曲这一代和顾倓基的次孙顾永惍?#21335;?#20132;过程中得到了清晰的呈现。

顾永惍(一九一四——一九四七),?#33267;脸迹?#21495;大殊,亦署大殊居士。幼承家学,聪慧过人。一九三〇年考入上海中国文艺学院,后转入上海美术专科学校,得郑午昌、黄宾虹、潘天寿?#35753;?#24072;亲授。专攻山水,笔墨秀逸,构图高妙,?#19978;?#33521;年早逝。

一九三一年,尤无曲在上海文艺学院时曾经为顾永惍画过?#29615;?#39038;永惍骑毛驴》。这是?#29615;?#23610;幅很小的作品,宽十三点七厘?#31069;?#39640;六十六厘?#20303;?#23588;无曲在画?#21335;?#26041;用带湿的浓墨画出毛驴的?#28304;?#22235;肢和尾部,?#21487;?#19978;坐人的部位尤无曲以空白处理,在空白处用淡墨?#21335;?#26465;勾出衣褶?#21335;?#37096;,?#36335;?#30340;上部在空勾?#21335;?#26465;内,轻抹了两笔淡淡的掺一点藤黄的水绿,脸部也是淡墨轻勾,头部带湿浓墨画出发髻,寥寥数笔一个骑驴的翩翩少年就跃然纸上。画罢,尤无曲在画?#19979;?#27454;“辛未元月无曲为永惍造像?#34180;?/p>

这幅画是尤无曲罕有的人物画作品,整幅作品潇洒生动又充满了趣味,更?#35757;每?#36149;的是画上有尤无曲当时的老师和同学共六人的题跋。

“骑驴故事前则有张果老,后则有韩祈王,今则有顾子永惍,吾不知顾生志趣在神仙耶、在隐逸耶,?#30452;?#26377;所在耶?辛未?#27927;何?#20859;初题。?#20445;?#32705;养初)

“此尤生其侃戏为顾生永惍作骑驴小影,颇似在灞桥风雪中归,驮得驴背诗?#23478;猓?#20284;之作以天灵胜耳,当有出人头地也。浮丘漫识。?#20445;?#37073;曼青)

“浮丘者,?#20848;?#37073;曼青也,善诗能画,吾之友好,所题鼓勇后进,其侃勉旃。永惍其侃同学于此益见沆瀣一气,聊志数语以归之。廿?#37027;磐房汀!保?#35768;徵?#31069;?/p>

“车水马龙非素志,漫从驴背见天真。万曜西题:骑驴一客独寻吟,传出骚人万古心,不着(着)灞桥与梅雪,为从弦外蓄余音。?#20445;?#24093;公)

“顾君年少耽咏吟,策为遨游物外心,漫?#21040;?#21335;春色好,相将梅雪结知音。永惍?#24066;质?#39064;造像谨次曜西兄韵,愧未及其什一也。愚弟子元。?#20445;?#23376;元) 

画装裱后又有张红薇题:“顾君年少多才思,内蕴精华人未识,别有天趣寄毫端,水墨烟云自超绝。兴来骑驴学郑虔,豪吟江上独清发,阿谁输入丹青笔,风度翩翩更卓?#20581;?#39038;君、顾君好励磨,大好年华,努力多,努力多,莫蹉?#26705;?#21531;画为君歌,我歌君意云如何。辛未夏四月,愚厂女史题于海上。”

再有杜小甫题签:“尤无曲为永惍造骑驴小影,辛未四月阿二题签。”

小小?#29615;?#30011;有师友共七人题跋,加上画画的尤无曲,题签的杜小甫这幅作品可谓集九人之精神,极尽风雅。算一算年纪,当时尤无曲不过二十岁出头,顾永惍二十岁还没到,但是才情、抱负和胸怀,却已然在尤无曲的画?#27663;隆?#22312;师友的?#20848;?#20013;跃然纸上。

一九三三年,尤无曲、顾永惍合作?#29615;?#23665;水画,尤其伟落款并题跋。他录了陶渊明的两首诗:“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问君?#25991;?#23572;?心远地?#20113;?#37319;菊东篱下,悠然见南?#20581;?#23665;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此中有真味,欲辨已忘言。?#34180;?#31179;菊有佳色,裛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一觞虽独进,杯尽壶自倾。日入群动息,归鸟趋林鸣。啸?#28860;?#36713;下,聊复得此生。”并题记:“无曲、永惍曾见鹰阿山樵有?#20439;鰨?#20197;淡墨钩石,骨笔简而味厚,其超逸深入元人堂?#25314;?#24515;爱好之,乃相与商榷,为背临一通,深憾不逮原本苍古,然予心许之?#21360;?#23558;付裱背,为录靖节诗二首于端,并志作是幅之始末云。癸?#29616;?#38451;后三日,逸农书于华萼楼。”

这幅作于八十多年前的作品是尤无曲、顾永惍背临戴本孝的?#29615;?#30011;的章法(结构),再用元人的?#21490;?#30011;晋人陶渊明的诗意,画成后两位画画的人感到没有画出原作的苍古,但请他俩画画的尤其伟则特别满意,认为此画“简而味厚,其超逸深入元人堂奥?#34180;?/p>

这幅作品可见尤无曲和顾永惍深厚的绘画功力,他们凭记忆背临?#29615;?#30011;的结构,再不?#24515;?#20110;原作的?#21490;ǎ?#20973;自己?#21335;?#22909;,以清代画家的构图加上元代画家的用笔,画出晋代诗人?#27663;?#30340;意境,这份能力,这份情怀让人惊?#23613;?/p>

此画虽为尤无曲和顾永惍两人合作,但画面用笔浑然一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看不出两人合作的痕迹。尤其伟的题跋,用蝇头小楷一?#26102;?#20889;出,?#26102;?#22914;刀有金石之味,题跋的内容富有文学?#26434;?#20855;艺术性。在他优美的书法,平实的解说和摘录的经典诗句的演绎下,这幅汇三人才华,又集古人智慧的作品,达到了完美的统一。尤无曲当年二十四岁,顾永惍二十岁,尤其伟三十五岁,都是风华正茂的年纪,他们都向往着将来可以归隐山林,过上“结庐在人境,啸?#28860;?#36713;下”的悠然生活。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的前七年里,尤家人在小城南通过着悠然自得的生活,尤无曲是尤金镛最小的儿子,?#22797;刃职?#27809;有让他去找工作,就在家里画画,出入裱画店,到南通有收藏的人家看画。尤无曲与表侄顾永惍三天两头在一起谈诗论画,他曾为顾永惍刻过多方印章,现在还可以知道的有两方,?#29615;?#26159;“大殊?#20445;环?#26159;“虎马斋?#34180;?#39038;永惍属虎,他的弟弟顾?#31726;?#23646;马,他们共用的画室名为“虎马斋?#20445;?#34382;马斋”刻在?#29615;?#40481;血石上。

一九三七年,因为日寇侵华南通沦陷。尤无曲随长兄尤其伟逃难去了上海,才华横溢的天才画家顾永惍留在南通,后来染上了大烟?#20445;?#19977;十几岁就在贫病交织中黯然离世,如今想来让人唏嘘不?#36873;?/p>

顾永惍去世后,“虎马斋”的印一直由他的弟弟顾?#31726;悖?#26790;吾)使用,顾?#31726;悖?#19968;九一八——二〇一五)字梦吾,以?#20013;校?#21035;号摘翠斋主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随舅父在上海经商,五十年代回南通在南通中学任职。一九七?#22235;?#36864;休,八十年代?#23588;?#38738;山诗社。到了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顾?#31726;?#21644;表叔尤无曲都住在城东的银花苑小区,两家左右楼都是底层,所以一直有着来往。顾?#31726;?#19968;直不以画显,他的绘画多为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但二〇一〇年他的画册面世后还是让时人吃了一惊,之后在他办了一个画展,世家子弟融在血脉里的文化艺术基因和自由散淡的才情让观者惊叹感慨不?#36873;?/p>

尤、顾两家这种累世?#26377;?#30693;根知底的通家之谊,在中国的家族文化史中可以说是?#32570;?#30342;是,正是这种交流直接或间接促进了当地文化艺术的发展,也提升了当地文化艺术的高?#21462;?/p>

……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文章作者的个人观点,与本站无关。其原创性、真实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25285;?#23545;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和原创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25285;?#35831;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http://image99.pinlue.com/thumb/img_jpg/Jwyp8q4ePvcDhBjLAL5FD9XmJSKur8ic2L7icX9SSf8ibeCH4jbK9IBuBBxV1RV6T96vIaKPG4z5hPWt5WLH8qOew/0.jpeg
我要收藏
个赞
被踩
分享到
相关推荐
精选文章
陕西快乐10分钟开奖结果查询 35选7几点开奖 大连到热那亚海运费 墨尔本胜利 罗迪欧大道游戏 上海快三走势图分布图图表 六合彩网站 多宝百家乐电子 攒劲甘肃麻将ios版 海南特区彩票网 伊瓜因那不勒斯球衣